欢迎来到星网英语服务分站,本站专业提供各类留学生论文、英语论文服务,企业QQ800054855 电话4008031233.如需其它专业论文服务请上星网主站www.starlunwen.com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论文资讯

英语课堂互动模式探究

发表时间:2017-10-12 11:15:44

【摘要】课堂互动对二语学习者而言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因为学生在课堂学习中大部分依赖教师的指导来学习语言知识。因此,除了教学方法的运用,课堂互动模式的采用也应受到教师的重视。本文在“IRF/IRE”模式的理论框架下,以广东某高校英语专业一年级为例,分析所收集的课堂录音,探讨不同英语教师所用的课堂互动模式特征及其意义。
  【关键词】英语教学 课堂互动 IRF/IRE模式
  一、引言
  在英语课堂教学中,除了教学方法的运用,课堂互动模式的采用对于语言学习者而言同样重要。而采用何种课堂互动模式,一般取决于具体的课堂环境和文化背景等因素。因此,探究不同课堂学习环境及其课堂互动模式,在英语教学的研究中有着重要的意义。伯明翰学派的Sinclair和Coulthard对课堂上的语言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于1975年提出了课堂语言具有典型的IRF(Initiation, Response, Feedback or Follow-up)课堂话语互动模式。与IRF类似的IRE(Initiation, Response, Evaluation)模式由Mehan于1979年提出。这两种模式为理解与探究师生课堂互动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参考,也为推动英语教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这个理论框架下,国内的课堂互动研究较少,尤其对课堂互动话语的研究不够深入。本研究试图通过话语分析的方法对广东某高校英语专业四位英语教师的课堂录音进行分析,深入探讨在特定背景下的课堂互动模式及其对改善大学英语教学质量的意义。
  二、文献回顾
  1.二语习得中的课堂互动。课堂教学是由教师与学生共同交互完成的社会活动,无论师生对课堂教学的目的如何理解,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合作”都应该是课堂互动的关键组成部分。对于二语学习环境而言,课堂互动尤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课堂是二语学习者学习这门语言的主要场所与途径。当我们谈论到课堂互动时,有两个方面是不能忽视的,分别是语言“输入”与“输出”,这两者在语言习得的理论中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地位。在二语习得中,对于语言学习者而言,语言输入应该是在可理解的范围内,而且难度需要比学习者的实际语言水平稍高,才能保证学习者的语言输入是循序渐进的。至于二语习得中的语言输出,在课堂教学中实践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为了遵循语言输入和输出的原则,外语教师应采用互动式的教学方法,帮助学生在课堂上实现有效的语言输入和輸出。
  2.英语教学中的IRF/IRE模式。由Hugh Mehan提出的IRE(Initiation,Response,Evaluation)模式与Sinclair和Coulthard的IRF (Initiation,Response,Feedback / Follow-up)模式非常相似,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第三步的Evaluation与Feedback或Follow-up。两者中均含有的“I”指的是在课堂互动中,通常由教师通过问学生与课堂内容有关的问题,从而充当了互动中的发起人。“R”代表的是学生对教师提出的问题作出的反应或回应。“IRE”中的“E”是指教师对学生的回应做出的评价,这种评价可以是对学生的回答的赞许或给予具体的评语。而“IRF”中的“F”则表示教师对学生的回应或回答作出相应的反馈或后续跟进的话语补充。大量研究表明,IRE或IRF互动模式在课堂交流中,很大程度上会限制学习者的自由表达,或对他们的二语沟通能力起到消极的影响。研究者也发现,在课堂上过度使用这两种互动模式,可能会阻碍教师与学生进行稍复杂的思考与交流,从而影响了课堂教学的有效性。
  三、研究设计
  1.样本选取和描述。在征得学校、教师与学生的知情同意下,从广东某高校英语专业一年级选取两个班(每个班有29名学生),分别为其中四位英语教师(两位教综合英语课、一位教听力课和一位教泛读课)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课堂录音。课室的座位安排是:学生有固定的座椅与号码标签,每位学生的前面都有桌子与一台电脑显示器,老师在讲台上的电脑操作。为保证课堂录音效果,全程录音由第一排的学生代为操作完成。两个月内共收集到30个有效音频文件,每个音频时长大约是31至40分钟。
  2.研究方法。本研究采取定性研究中的自然调查方法,即在完全不干预的情况下,对自然发生、发展的课堂现象进行分析与研究。通过对教授不同课程的四位任课老师进行课堂录音,拿到最真实的课堂互动信息。随后,对所收集的音频进行转录,运用话语分析的方法,对每一位教师采用的互动模式进行详细的分析与研究。
  四、结果和讨论
  以下从录音的转录中,随机选取每位教师一个例子来进行分析。通过研究,发现这四位教师与学生的互动模式大致与“I-R-F/E”相符合,每位教师在采用这种模式时也有不同的特点。
  (第一位教师——综合英语课):
  例(1)
  T:“She saved me after my stroke”, so here, the stroke…is not the stroke on the topic, right? It means the problem with the brain, right? the block of the brain…and causes the people lost their control of their… several parts of their body, right? 这个,中风,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样子吧?(I)
  S:……(保持沉默几秒钟)
  T:这个中风,主要是脑梗…… (此处,老师花了大概73秒用中文解释了中风的含义) (F)
  在上面这个例子中,教师通过连续用三个“right?”来提出三个封闭式的问题(I),而提出这几个问题的原意并不一定是为了获取学生的答案,可能只是为了引起学生对话题的注意。所以学生只是保持沉默,此处的沉默可能是在等待老师后续给出的答案,也可能是在思考。随后,教师继续给出了关于“中风”的含义(F)。在这个例子当中,学生似乎没能主动参与到这一轮互动中,基本由教师主导课堂话语。  
 (第二位教师——综合英语课):
  例(2)
  T:“To be a survivor”, “Survive the occupation”, so, occupation, here, refers to…? (I)
  S:… (只有个别学生低声咕哝了几秒钟,听不清具体内容) (R)
  T:Yeah…occupation means German society’s occupation of Paris……就是指德国对法
  国的这种知识占领。(F)
  在例(2)中,教师提出了概念性或理解性的问题(I),而可能由于问题有一定难度,只有个别学生低声回应(R)。随后,教师也给予了一个简短而肯定的回应“yeah”,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这个例子的话语互动中,学生对教师的问题作出了一定回应,但从录音音频得到的信息来看,这样的回应也是比较被动的,学生依然没能主动、自信地参与到课堂互动中。
  例(3)
  (第三位教师——英语听力课):
  (教师播放完听力音频)
  T:Ok,do you understand the conversation? (I)
  S:A little. (R)
  T:Did you take down notes while listening? (F)
  S:Yes…(R)
  T:Ok! So how many people are there? (F)
  S:Four…four…(R)
  T:Who are they? (F)
  S:……(大声读出答案中的人物) (R)
  T:Good,good! So four people,right?.... (F)
  上面这个例子是比较典型的“IRF”模式,教师播放完听力之后,提问学生是否听懂音频中的对话(I),学生如实回答了“只听懂一点”(R)。随后,教师问学生是否有边听边做笔记(F),学生也给予了肯定的回答(R)。教师继续提问与听力内容相关的问题(F),以考察学生是否确实听懂了,而学生最终也能给出了正确的答案(R)。最后教师通过连续用两个“good”来表扬学生,给予学生正面的肯定和鼓励,并重复一遍学生的答案(F)。这个例子中,虽然只是问与答的形式,但学生基本能参与到课堂互动中,教师也给予了学生适当的指引和回应。
  例(4)
  (第四位教师——英语泛读课):
  T:“throughout the whole life of a person”, so we will go through different stages, right? Ok, what are they? What are…these stages, class? (I)
  S:…… (沉默2秒钟)
  T:What are these stages in the whole life we will go through? … First of all, infant or baby, from 0 to 1 year old, right? And…second one? (I)
  S:Child…(R)
  T:Yes! From…2 to 11 years old, right?然后是青少年时期,然后是什么啊?(F)
  S:Adult…(R)
  T:Adult是个比较广泛的词,可以说是年轻人、中年人和老年人……(F/E)
  例(4)当中,教师通过连续提出三个理解性的问题,发起了第一次互动的邀请(I)。而学生保持沉默两秒钟后,教师继续以给出提示的方式,提出另三个问题(I)。教师的尝试是有效的,学生给出了他们简短的答案(R)。教师通過说“Yes”来给学生的答案给予肯定的回应,随后顺应着学生的答案继续提出新的问题(F)。学生有了第一次的尝试,第二次也能较快给出了一个广泛的答案(R)。最后,教师针对这个答案进行了细分(F/E)。在这个例子中,学生参与的次数与程度稍有改善了,但课堂互动也仅限于单一的问与答。
  五、结语
  IRF/IRE课堂互动模式是我国较常用的外语课堂教学互动形式,在不同的背景下,这种模式的体现也有差异。无论采取何种课堂互动模式,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促进课堂教与学的有效性,提高学生的语言输入与输出。因此,教师可根据所教班级学生的具体情况,灵活运用各种课堂互动模式,从而提高英语教学的质量。
  参考文献:
  [1]Ellis,R.&Barkhuizen,G.(2005).Analyzing Learner Language [M].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Jones,R.H.(2006).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M].Vol.28.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Martoon,P.& Ziafar,M.(2014).Effective Factors in Interactions within Japanese EFL Classrooms[J].A Journal of Education Strategies,Issues and Ideas,17(09),74-79.
  [4]Thoms,J.J.(2012).Classroom Discourse in Foreign Language Classrooms: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Foreign Language Annals,45(S1),S8-S27.
  [5]Wang,Q.& Castro,C.D.(2010).Classroom Interaction and Language Output[J].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3(2),175-186.
  [6]范文芳,马靖香.中国英语课堂上的IRF会话结构与交际性课堂教学模式研究[J].中国外语,2011,8(1):65-71.
  [7]付宇,徐玉臣.师生互动模式中大学英语教师课堂反馈语的研究[J].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0,18(2):92-96.